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叫我好難堪 我的公公愛上瞭我的閨蜜

他們在你需要時給你最中肯的建議,有原則卻又求新求變,有主見卻又聽得進勸。工作


  老公是單親傢庭長大的,在他16歲讀高一的時候,爸媽離婚瞭,誰對誰錯都不重要,最終是他選擇瞭父親,從小到大,在他眼裡爸爸就是一座山。公公對他的希望也一直都很大,可他卻總是讓人失望。

  公公是一所重點高中的語文教師,知識淵博,愛好廣泛,非常喜歡運動,特別是球類。別看他已55歲,活像40來歲的中年男人,很有氣質,中等身材,健壯。

  總體說來,公公非常有氣質,有風度,有涵養,文質彬彬的一個快樂老頭。

  他的生活習慣蠻有規律的,挺愛幹凈,喜歡穿白襯衫和白襪子。與他相比,老公恰恰相反,隨意,不講究,邋遢。他說這點隨瞭媽媽的性格。

  我那閨蜜,說起來也是個很可憐的女孩子。可經過這件事情之後,我明顯感覺她很惡心、虛偽,有瞭排斥性,也許對她還瞭解不夠吧。

  我知道她也是單親傢庭,父親當年遭遇礦難去世的,那年她才剛9歲,姐姐11。

  她媽媽後來並沒有改嫁,是一個很不安分的女人,現在老瞭,女兒都長大瞭,準備要出嫁,才有所收斂,當年她在我們這個小縣城裡,那可算是風���人物。

  我和老公是高中同學,當年一對兒大笨蛋,我倆都是被父母逼著讀高中的,上課簡直是在聽天書,初中就沒學好、沒基礎,高中根本跟不上課。

  高二時他選學美術,我學聲樂,可藝術科想要速成也挺難。高考我倆文化課都沒達線,他考瞭150分,我180。可氣的是努力瞭二年特長結果也沒達線。我倆就是在學校都不好好學習,後來慢慢好上的,我倆的第一次都是給瞭對方,那年才剛17歲。

  畢業後,我跟著爸媽開始做超市生意,他去找瞭份臨時工,在交警隊做過一年,當司機二年,反正都沒正行。他這人,就是懶點兒,人品絕對沒問題,對我也很好。

  再後來,我倆就結婚瞭,他剛開始在我傢幫忙,沒多久在雙方父母的扶持下,我倆很快有瞭自己的店,公公當時出瞭10萬多,幾乎把多年的存款全給瞭我們。

  本來,結婚初我倆跟公公是分開住的,年輕人有自己的生活,而他更喜歡清靜一些做學文。可自從兒子降生後,他像變瞭個似的,更喜歡熱鬧瞭。

  可能是因為學校的課安排少瞭,也不帶重點班瞭,他就沒瞭壓力。他主動要求,我們全傢人住一起,還說能幫我們抱抱孩子,他非常喜歡這個孫子,誇口一定要培養成大學生,不能像我老公那樣不正幹。

  我們一傢人很和睦,孩子上下學公公就負責接送,一晃七八年過去瞭,孩子現在讀二年級,很聰明,公公當然很高興,很有成就感。

  在孩子的學校輔導上,的確他費瞭心。我和老公的生意也算不錯,反正傢裡不差錢。

  我和她已經有6年多的交情瞭,之前她開著一傢小零售店,時常在我傢拿貨,一來二往就熟悉起來,因為都是同齡人,又能說得來,關系很快就建立瞭。

  主要是,她總在我傢賒帳,隨後賣瞭貨再還錢。我和老公都對她挺好的,覺得她這個人守信、開朗、非常精明,跟我倆又是同一種性格,自然就交往深瞭。

  那會兒,她幾乎天天在都來我傢店裡,遇到沒生意做瞭,我們也會坐下來聊聊天,喝頓便飯,我倆確實都把她當朋友看。這樣子相處足有三年,我們更是越來越知根知底,非常投緣,都已開始交心瞭,她有什麼事都跟我講,我就是和老公吵嘴瞭也會向她說說。

  我沒事也去她傢坐坐,很平常的一戶人傢,傢裡擺設很簡陋,她姐姐有工式工作,她和媽媽兩人經營著一間小賣店。她姐姐我見過,性格蠻刁鉆的那種,說話直來直去。

  她媽媽說姐妹二人從來就沒統一過觀點,各說各的。很有意思,現比之下,她的性格要更好一些,不沖。可她媽媽卻說,她比姐姐還要固執的多,說一不二,說幹些就幹啥,非常幹脆利索的一個人。

  這點兒,我到沒看出來,起碼她在我面前沒表現過,不過我挺佩服她一個人撐著一個傢,太不容易的。

  再後來,她租小店那條街搞擴建,那間房子被拆瞭,她說也不想再做下去,很想找一份較體面的工作。

  可找一份合適的工作非常不容易,那段時間她更是閑著沒事情整天來陪我,我可憐她,就問她想不想幫我幹,她痛快地就答應瞭,工資多少無所謂。

  按照當時招服務員的標準都是500元,她清楚的,我看在她有經驗的份上,給她每月600元,還管吃飯。她當然很高興瞭,在我傢做瞭半年多。

  後來,她說熟人幫她在奶場找瞭份工作,月薪是1000元,就主動離開瞭。那段時間,我倆的關系確實處得好,她還幫我接送孩子,有時還要在我傢裡做飯,洗碗,她做什麼都挺勤快、挺認真的。

  我現在回憶,恐怕那個時候,她就很崇拜公公。我公公那人性格好,對誰說話都溫和,也不發火,她又常去我傢幫忙,時間久瞭會不會她們之間發生瞭點什麼?當然,那是他倆的事情,誰我都不好意思問。

  說這話,已經是三四年前的事兒。會不會她去奶場也跟公公有關呢?老公很早說過,那傢奶廠的廠長是公公的一學生。若不是最近他們關系公開瞭,我怎也不會想到這方面的。當年她已經25歲瞭。這些年,她隔些日子就找我聊聊,我也常給她打個電話,我們的關系並沒有疏遠。

  我曾催問過她的婚事,她總顯得不著急,很避談這個問題,她總說,她姐姐還沒結婚,她是不能著急的。可我近年來卻陸續聽說瞭她的一些事情,她和兩個已婚男人相跟過。

  其中有一個時間還比較長,一年多,後來那男人離不瞭婚,就分手瞭,為此,男人媳婦還找上門打過她,都驚動瞭110。

  每天來我這裡的閑人很多,說什麼的都有,她還以為我不知道呢?況且就這個小縣城,巴掌大的地兒,那邊有個風吹草動還能不知嗎?

  她傢離我這裡比較遠,她傢幾乎在最北邊,我傢在南邊。騎單車也就25分鐘吧。

  她每次找我玩,都是騎那輛破車,騎瞭足有10多年瞭,壞不瞭,她真夠節儉的。她姐姐去年出嫁,她還邀請我去喝瞭喜酒。她姐倆真剩到時候瞭,可能跟她媽媽的名聲不好也有關。

  她姐姐嫁到瞭市裡,是個二婚,男人比她大七八歲吧,傢裡還有兩個孩子,不過到是挺有錢的,為她姐還買瞭一輛車,說是為市裡到縣裡上下班方便,很牛B的。

  她姐嫁瞭,也該輪到她瞭,她今年都29瞭,可是沒人敢娶她,還不是因為之前自己把名聲搞臭瞭。誰說她也是做小三的料。我挺納悶,為什麼她喜歡大一點兒的男人呢?從來不跟小夥子談對象呢?

  她好像說過,她喜歡成熟點兒的,老公當時也在場,還幫分析說她有戀父情結,其實是在笑話她,她沒聽出來。那會知道,她如今纏上瞭我公公。我想,老公要是還記得當年他說過的話,肯定會找個地縫鉆進去。

  我知道她在奶廠做瞭隻有二個月,後來,她去瞭印刷廠,第一個相好的男人就是在那裡認識的。一年後,她又去瞭鋼廠,呆瞭一年半,第二個相好的男人是在那裡熟悉的。那件醜事之後,她就縮在傢裡,誰知道她和公公是怎樣處上的?

  一周前有天晚上,等孩子睡後,公公叫我和老公坐下來,他說有件事情想征求我們同意。他說自己談瞭對象,而且相處下來感情還不錯,想聽聽我們的看法。

  我當即就表示同意,老公也沒意見。可後來公公又說,這個對象跟他的年齡相差很大,問我們能否接受得瞭。我很幹脆地說不介意?楊振寧那樣老瞭還娶小媳婦,何況你如此有精神。

  我心裡暗笑公公,一定是他教過的學生,現在畢業瞭,他之前對人傢姑娘有幫助,現在為報恩愛上瞭他。挺浪漫,挺新鮮的一段佳話。

  誰知,公公接著又說,我們都認識?便使我和老公驚得合不攏嘴,腦子裡我們很快想瞭���邊的人,怎樣也想不出來。老公又急著問他到底是誰?公公便不說瞭,他說明天會領她來傢裡看看。

  那天晚上,我和老公誰也沒睡好。除瞭猜測她是誰之外,還替公公操心,怕人傢姑娘最後不喜歡他瞭,他會受不瞭。

  我還開老公玩笑說,公公比你都強。我們還設想,將來怎樣跟這個小媽相處,我說我和她一定會關系好的,像姐妹。我還笑他說,你喊媽可以,別讓我跟著叫。我倆為此逗瞭一晚上。

  第二天早餐後,我和老公都要出去開門,公公也要去送孩子。中午我倆都不回去,就在店裡做飯吃,到瞭下午三點多的時候,公公打電話讓我倆先回傢,他說孩子已經上學瞭。

  我們回傢後,看到她也在場,就感覺到瞭不對勁。我和老公全都僵在瞭門口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火氣是一陣陣的上頭。公公讓我們坐下來說,而他卻坐在瞭她的身邊,牽住瞭她的手。

  老公當時就急紅瞭眼,指著她罵道:“滾出去!趕緊消失”。當著公公面,我怕老人為難,也怕他去打她,就把他推進瞭臥室。

  他被氣得躺在瞭床瞭。我出來後,坐在瞭他們對面的沙發上?我問她是怎麼一回事?女人講話,雖然好開口,可我也是強壓著氣。她說,對不起我們,但請我相信她是認識的。

  她話音剛落,老公又從屋裡蹦瞭出來,還是那一句“滾出去”。他肯定是被氣糊塗瞭,公公讓他冷靜下來他有話要說,老公說:“不聽”。拿起個杯子就摔在地上,我攔都攔不住。我對她說,你先走吧,隨後我給你打電話。她起身就走瞭。公公像犯瞭錯的孩子一樣,用拳頭支撐著腦袋,依在沙發上。

  老公後來跪倒在公公面前說:“我同意你找,可不同意你找她,她是個婊子你清楚不清楚?”。公公一下子就站瞭起來說“你說完瞭沒”,就摔門進瞭他的臥室裡。

  我勸老公冷靜下來,有什麼事,等爸氣消瞭再說。到瞭5點多,我支他去接孩子,我就開門進瞭公公的臥室,他在不停的抽煙。

  我向公公道瞭歉,他和氣的說先讓我出去,他想一個人靜一靜。晚上,我給他做好瞭飯,讓兒子端瞭進去,還嚀囑兒子一定要陪著爺爺吃完。兒子很懂事,那天晚上他自已做完作業後,就陪爺爺去睡覺瞭。

  第二天,公公起得很早,我和老公在被窩裡就聽到他在為孫子準備早餐瞭,他還是照常出去鍛煉。

  他回來後,我和老公也起床瞭,老公向他道歉,他說這件事往後就別提瞭。

  老公接著又說,他和我已經商量好瞭,昨天都怪我倆不好,還表示我們不反對瞭,他願意怎樣都行,我倆尊重他的選擇。公公並沒接口。

  昨天,她走之後,我偷著給她打瞭電話,可她總是不接,後來就直接關機瞭。我又發瞭短信,我說想找個時間我倆好好談談。

  第二天,她給我回瞭一條:“她說我倆沒什麼好談的,要談就找公公談,找老公談”。

  這算是認識她這些年來,她第一次敢頂撞我。我是不會跟她計較的,我也不會去找她。我還發愁等不住她嗎?在這個縣城她算什麼?我又不是被嚇大的,當年我混的時候她還沒影呢?

  這些年來,我和老公黑道白道上的人跟誰沒接觸過?惹急我瞭揍死她,就沖她的那一條短信,她想再進我傢的門休想。

  至於公公想跟她怎樣過,我管不著,也不想管。那是公公的自由,我尊敬他。我和老公都孝順,可她要是玩什麼目的,那肯定是想錯瞭。

  過一周瞭,公公再沒提起那事,我也沒有看到她……
酒店上班是不是真的哪麼好賺這時他跟著就問第三個問題“快不快”,你說“快”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